• <menu id="gieki"><menu id="gieki"></menu></menu><menu id="gieki"></menu>
  • <xmp id="gieki">
  • 新定西?定西日報

    “牛書記”孫振林:帶領鄉親發“牛”財

    孫振林是臨洮縣畜牧中心高級畜牧師,也是臨洮縣牛產業聯合會黨委書記、畜牧科技特派員,臨洮老百姓口中攢勁的“牛書記”。

    “一人富了不算富,大家富了才算富!”這是孫振林投身養牛產業帶領群眾脫貧致富的座右銘。這樣的初心,支撐著孫振林一路奮斗一路前行,帶領貧困戶走上科學養牛致富的陽關大道。

    新定西·定西日報記者 文愛鳳

    楊順帆

    “養殖寶典”引領科學養牛之路

    因為從小對家畜特別有感情,1987年考大學時,孫振林毫不猶豫地報考了甘肅農業大學畜牧專業。

    1991年,大學畢業后分配到臨洮縣畜牧局。由于是專業出身,領導就讓他到孵化中心負責“抱雞娃”的工作。這成了他人生的轉折點,從此養殖的夢想就扎在了孫振林的心中。

    2004年,孫振林被臨洮縣委、縣政府選派為科技特派員,領創成立了臨洮縣和諧牧業科技有限公司,開始發展肉牛和奶牛養殖。

    實現夢想,從來都不是一帆風順的。剛開始,他認為自己是專業出身,技術方面比別人懂得多,過于自信導致忽視了奶牛和肉牛優良品種的引進,加上圈舍建設不太規范,飼料配備不科學,疫病防治不到位,致使二十多頭牛死亡,再加之對市場行情判斷不準確,那年的牛也沒有賣上好價錢,讓他剛起步就栽了一個大跟頭。

    那段時間,孫振林心灰意冷。他在心里一遍一遍地問自己,還要不要繼續搞養殖?

    “父親發現了我想打退堂鼓的心思后,語重心長地對我說:‘這點損失全當交成學費了,你氣餒什么,天又沒塌下來。世上哪有隨隨便便的成功,你不吃點苦、流點淚,怎么能做成一件事、做好一件事呢?’”孫振林說,是父親的這番話點醒了迷茫的他,也堅定了他繼續發展養殖業的信心。

    有了失敗的經歷,孫振林決定改變思路,走科學養殖之路。

    接下來的日子,孫振林積極參加養殖培訓班,虛心向同行學習。只要有時間,他就跑到縣上的一些奶牛、肉牛養殖場,學習養牛的方法和技術,為了更好地學以致用,他把大家所講的內容一字一句地記在了日記本上。從那時起,孫振林養成了記養殖日記的好習慣。這些本子上的經驗教訓、方法技術成了他的“養殖寶典”。

    2017年,孫振林開始對牛場的牛改良換代,淘汰品種不好的牛,從國外引進了100頭懷孕的純種荷斯坦奶牛,從張掖引進了100頭西門塔爾基礎母牛。

    3年時間的科學飼養、精心管理,現在孫振林的牛場存欄奶牛300多頭、肉牛400多頭。

    “牛書記”帶領鄉親發“牛”財

    看著牛棚里的牛一天比一天多,一頭比一頭壯,收益一天比一天好,孫振林感到非常高興。他欣慰自己養牛夢想實現的同時,也產生了帶動貧困鄉親養牛致富的念頭。

    “我在養牛的道路上摸索前行的幾年,也正是臨洮縣牛產業快速發展的黃金期。”就在孫振林思考如何發揮全縣豐富的玉米秸稈資源和牛產業快速發展優勢,推動貧困群眾增收致富時,縣政府提出了“政府+銀行+企業+協會+保險+貧困戶”的“六位一體”牛產業扶貧模式。

    “這個模式實質就是讓貧困戶買牛有資金,養牛有保障,賣牛有出路。”孫振林說,這就為一大批貧困戶參與牛產業致富開了方便之門。

    臨洮縣龍門鎮蔡家莊村的貧困戶黃瑞蘭,種著20多畝地,婆婆癱瘓在床,常年吃藥,兩個孩子讀小學,一家人日子過得緊巴巴的。

    孫振林就建議黃瑞蘭養牛改善家庭困境,但黃瑞蘭卻無奈地說:“我沒錢養,也不會養!”

    “你沒錢,我可以幫你;你不會養,我可以教你!”孫振林的話鼓起了黃瑞蘭的信心。

    2017年,孫振林幫助黃瑞蘭貸了3.8萬元的產業扶貧貸款,幫她引進了2頭懷孕的西門塔爾基礎母牛。

    “牛拉回去沒過幾天,黃瑞蘭就給我打電話報喜訊:‘孫書記,我拉回去的母牛下小牛犢了,牛犢健康得很,有時間你來看看,我要好好感謝你!’”孫振林說,在電話里聽到黃瑞蘭激動的聲音,他心里感到無比地欣慰。

    趁著這個好時機,孫振林又建議黃瑞蘭再引進一頭小牛犢。因為西門塔爾牛是肉乳兼用型肉牛品種,不但生長速度快,而且產奶量高,平均一天的產奶量達30多斤,一頭母牛喂養兩頭小牛犢完全不成問題。這一年,在孫振林的幫助下,黃瑞蘭家養殖的肉牛發展到了6頭,這使黃瑞蘭家的生活一下子有了奔頭。

    以后的日子里,黃瑞蘭只要遇到養牛難題,都會打電話問孫振林。孫振林只要有時間,就會去她家看一看,幫助她解決養殖中存在的問題。現在,黃瑞蘭家存欄肉牛21頭,年純收入達到10多萬元,去年還翻修蓋了新房,日子過得一天比一天好!

    更令孫振林高興的是,黃瑞蘭在自己搞好養殖的同時,還經常給周邊養殖戶推廣良舍、良種、良料、良醫、良法為核心“五良”技術,帶著大家增產增收。

    去年,黃瑞蘭給孫振林打電話說:“牛販子壓價,村上的牛賣不上好價錢,你給大伙想想辦法”。

    “老百姓的事也就是我的事,讓他們養的牛賣上好價錢,是我義不容辭的責任!”孫振林一點也不敢懈怠,他馬上與公司其他股東商討,決定和蔡家莊村農戶簽訂犢牛和肉牛回收協議解決農戶難題。

    目前公司已與176戶農戶簽訂協議,回收肉牛50多頭,通過減少中間販運環節,還讓農戶每頭牛多增收1000元以上。

    嘗到甜頭的村民擴大了養殖規模,也帶動了周邊的群眾發展肉牛養殖。現在蔡家莊村肉牛飼養量達到560多頭,成為了全縣的養牛示范村。

    2019年,縣上組織全縣130多家肉牛養殖企業、專業合作社和養殖大戶組建成立了臨洮縣牛產業聯合會,因為孫振林在發展養牛的過程中積累了較多的經驗,被推選為臨洮縣牛產業聯合會黨委書記,成為鄉親們口中的“牛書記”。“說實話,我當時感覺壓力很大。我心里明白,大家選我擔任牛產業聯合會黨委書記,就是要通過發展壯大牛產業,帶動群眾共同致富奔小康!”孫振林說。

    多年來,懷著讓鄉親們早日脫貧致富的初心,孫振林真是操碎了心。

    鄉親們沒錢養殖,孫振林就發揮自己良好的社會信用和牛產業聯合會的產業集群優勢,說服縣上幾家銀行和養殖戶抱團發展,為養殖戶提供貸款、保險“一攬子”服務。今年,孫振林就成功促成了臨洮縣農行和養殖戶結成“親戚”,給98戶養殖戶發放產業扶貧貸款1381萬元,而且不用擔保和抵押,這一做法深受老百姓歡迎。

    峽口鎮黨家墩村的貧困戶邵存娥貸了5萬元的產業扶貧貸款,買了4頭牛搞養殖。2016年冬天,邵存娥養的一頭價值2萬元的大犍牛生病死掉了,這對剛看到脫貧希望的邵存娥打擊很大。

    看到邵存娥失望的眼神,孫振林心急如焚。怎樣解決像邵存娥一樣的貧困戶的養殖風險?孫振林提出一個大膽的想法,就是把保險公司也拉進他們的養牛“群”,給牛買保險!

    當時有許多老百姓不理解,覺得人都沒那么值錢,給牛買保險,幾輩人聽都沒聽說過。孫振林就用邵存娥的例子給大家講買保險的好處。他說:“你養一頭牛生病死了,損失最少也在2萬元,還不算起早貪黑的辛苦。但你現在花一百多塊錢給牛買上保險,萬一有個意外,保險公司也能給你賠7000元,起碼牛犢的錢出來了!”大家覺得孫振林說得有道理,于是紛紛給牛辦理了保險。

    這幾年,孫振林通過牛產業聯合會的紐帶和平臺,先后爭取到各類項目補助資金1.1億元,給全縣貧困戶投放良種肉牛1.3萬多頭,扶持187個村的1萬多戶貧困戶發展肉牛產業,戶均增收5000元以上。

    “十三五”以來,“牛書記”孫振林帶領貧困鄉親發“牛”財的事,是我市發展養殖產業助農增收致富的冰山一角。近年來,我市強化良種引進推廣,改造提升136個肉牛凍配改良點,肉牛凍配改良14.20萬頭,引進良種肉牛1.57萬頭,全市能繁母牛存欄達33.3萬頭。大力實施十百千萬養殖工程,重點扶持甘肅天耀等5個千頭肉牛繁育場標準化養殖規模,擴增肉牛良種5500頭;重點培育提升了39家肉羊肉牛合作社和326家規模養殖場,帶動新發展養殖大戶3734戶。建設肉羊肉牛養殖示范鄉鎮11個、示范村22個。示范鄉鎮引進推廣良種母牛0.14萬頭。截至11月底,全市牛飼養量81.3萬頭,出欄21萬頭。牛產業已經成為我市廣大農村老百姓穩定脫貧致富和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動力源。

    精彩推薦

    下載安裝手機客戶端
    管家婆精选资料四肖八码中特